电视

剧偶然剧情介绍 剧偶然分集剧情简介

常识词典 www.changshicidian.com

阅读: 48

电视剧偶然剧情介绍 电视剧偶然剧情简介

女主角华之龄——-某知名食品企业集团董事长之独生女,其父一直希望她继承衣钵,但她对景观设计有浓厚的兴趣,并且为了逃避世袭婚姻独自来到三峡旅游,碰到了工程师邵凯。邵凯虽然也有婚约在身,但与华之龄一见倾心进入两难境地。双方因为自己身世,虽然巧合连绵却也依然保持距离。分手后的之龄回到-结婚,但因为实在不喜欢自己的婚姻终于在订婚仪式上逃跑并意外碰到也在散心的邵凯。二人倾诉肝肠并情感加深。

电视剧偶然分集剧情分集剧情简介介绍: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蜀国重庆,美丽的大足石刻,秀美优雅的华之龄在游玩的人群中,格外显得鹤立鸡群。英俊潇洒的邵凯被之龄深深地吸引,之龄视若无睹。在精彩的水舞表演现场,邵凯又遇到了之龄。热情的邵凯为之龄画素描,之龄作嘲笑状,邵凯碰了个软钉子。去三峡的游轮上,邵凯和之龄又相遇了,这看似偶然又似机缘。看到略显傻气的邵凯,之龄笑了,俩人愉快地交谈,搞园林设计的之龄和土木工程师的邵凯,有许多相同的话题。得知之龄来自-,邵凯更觉有趣。二人结伴而行,缓缓靠近。幽暗惊吓的场景,邵凯放胆吻住了之龄,这引爆了之龄从未有过的激情,黑暗中急促的呼吸和颤抖,鲜亮亮的。俩人误了船,夜晚寄宿在村民家中。他们被误认为是新婚夫妻,各有莫名的兴奋。借酒互诉,如醉如痴,这如诗如仙的夜晚,让二人刻骨铭心,忘了一切。之龄的未婚夫钟浩然在途中上船,来接之龄。到了上海,邵凯和之龄没有机会告别。邵凯的女友陆敏经营着一家服装店,她深爱着邵凯。循规蹈矩的爱情和婚嫁,已不能束缚邵凯和之龄间爆发的情感,他们竟能在外滩不期而遇。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2集

  邵凯和之龄再一次的偶遇,把他们从现实的烦恼中解脱了,二人兴奋、轻松,玩的高高兴兴,爱的酣畅淋漓。分别时,二人又矛盾痛苦。之龄告诉浩然,他俩并不合适,而浩然不以为然,执意要尽快举行婚礼,并恰巧在陆敏的服装店订做了礼服。他认为这不光对他俩也对他们两家非常重要。邵凯对陆敏的爱没有感觉,经常走神。陆敏以为他又是大学副教授又考虑参与三峡大坝工程的事,太忙,没有在意。浩然带之龄回到-后,忙着与之龄的父亲商议由华父入股浩然科技公司的事,同时要与之龄完婚。华父的食品公司不景气,他求之不得,欣然同意。之龄的妹妹之美轻浮狡黠,不大受父母喜欢,她察觉到了姐姐的细微变化。华父和浩然准备了签约仪式同时也是订婚典礼。邵凯的爱像巨大的磁场吸引着之龄,她不顾一切,在好友婷婷的帮助下,逃避了典礼,直飞上海。浩然等人被冷场,华父气晕。但邵凯并未收到之龄的电子邮件,之龄到了上海,等了半天未见邵凯,由热变冷。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3集

  陆敏发现邵凯老是像有心事的样子,心有疑虑。面对痴情的陆敏,邵凯犹豫不决,说不出分手的话来。两家正在商量他们的婚事,这天陆敏的父母专程飞抵上海,陆敏拉着邵凯去机场迎接。陆母有点看不上没钱的邵凯。在机场等得快要绝望的之龄,忽然发现了邵凯,但她含泪控制了自己,因为,她看到邵凯和陆敏等人在一起。之龄看着邵凯拨通了手机,邵凯回头,看见之龄,内心激动。大家顺着邵凯的眼光,看到了之龄,陆敏圆场,心有不好预感。再次见面的邵凯和之龄,又是一番热烈和温存,陆敏窥到心被撕裂了。之龄告诉邵凯她-了,也知道了陆敏和邵凯的关系,她怨邵凯不该招他,可现在两人却是真心相爱,难解难分。陆敏并未与邵凯大哭大闹,说永远等他。钟父是大实业家,瞧不起华父。得知之龄到了上海,华父要和浩然去找之龄。之美冷嘲热讽,华父怒掌之。里外烦心,血冲大脑,华父气晕,滚下楼梯。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4集

  邵凯和之龄起誓,在各自解决好各自的问题一年以后,再相约在东方明珠塔下。邵凯和陆敏谈不拢,狠心下了陆敏的车,但手机拉在车上了。之龄得知父亲病危,电告邵凯先回-,陆敏接电话,称已和邵凯结婚并有了孩子,之龄死一样的离去。陆敏见邵凯没有回头的意思,毅然割腕自杀,未果。陆父陆母及邵母均对邵凯严厉责难,邵凯负疚精心照料陆敏。陆敏把向之龄撒谎的事告诉了邵凯,并说为爱邵凯可以去死无数次。邵凯茫然。之龄看到昏迷中不知死活的父亲,五味具陈,放声痛哭。浩然并没有责备之龄,依然如故。感到自己没人爱的之美主动-了浩然,浩然不为所动,但答应帮她学服装设计。华父在精心救治之下,渐渐醒了过来。之龄见之,含泪认错。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5集

  之龄给邵凯打电话,邵凯和陆敏正在一起,陆敏又以死相逼,邵凯有言难开。之龄像是自言自语,诉说了美好的回忆和真实的感受,与邵凯说再见。邵凯忍不住大喊,我没有骗人。浩然和之龄陪钟父吃饭,钟父话语严厉,但原谅了之龄。浩然兴奋地告诉之龄,他的公司要在上海开业,让之龄和他结婚之后一起去上海,之龄点头同意了。之龄暂时平息自己的情感,继续搞设计工作室。之美偷看了之龄的电脑,知道了邵凯的事,她以此为条件,让之龄去说服父母,给她出钱在上海开公司,之龄答应。但家里并没有足够的钱。之美作拐脚状,靠在浩然身上-,浩然仍像对妹妹那样待她。之美又跑到上海,找到了邵凯,左右搬弄。她还按浩然所指,到陆敏店,与陆敏互相赌气,用十万美金买下了陆敏给自己作的婚纱。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6集

  之美带着和邵凯的照片,编着故事给之龄看,折磨着之龄的情感。之美越发得意,将邵凯的照片放大,挂在屋里。之龄见状忙着取下来,不料镜框掉在了地上,划破了手指,滴的却是心里的血。华母明白了一切,因家境日下,以后还想指望着钟家,她不让之美声张。浩然雄心勃勃准备进军上海,买机器租别墅,还要给之龄建一个大工作室。之美和浩然说话时,总是甜甜的、崇拜的望着浩然,心里早有了主意。她搬弄完邵凯,又要对浩然弄事。陆敏开车遇到了邵凯,她下车追去,邵凯对陆敏笑笑,一往如昔。陆敏冲上前去抱住邵凯,喜极而泣。邵凯想修好和陆敏父母的关系,陆母虽嫌邵凯不如陆敏有钱,但最终也不再反对。邵凯想换换心情,他毅然辞去了副教授的工作。无人时,邵凯和之龄摆脱不掉激情的回忆,暗暗思念。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7集

  高尔夫球场上,钟氏父子在谈论到-投资的事。芳姨觉得之龄应该先举行订婚仪式,之龄觉得没必要。芳姨则表示华家已衰落,日后的希望全寄托在之龄的这桩婚姻上。华父无奈,之龄伏在父亲的膝上痛哭。之龄来找浩然,看见之美与浩然亲热的样子,很惊讶。陆敏在忘我的工作着,邵凯告诉陆敏辞去了学校的工作,她非常感动,但觉得很幸福。邵母不幸从楼梯上摔下来,住进了医院。陆敏想把邵母接到自己家来,也好有个照应。陆母反对。陆敏只好忙完工作后,再去照顾邵母,很辛苦。一次回公司时,她感到下腹巨痛,也强忍着。浩然携之龄来到了上海,这里的一切特别是工作室让之龄感到意外,她感激地拥抱了浩然,不知该说什么好。卉卉告诉陆敏钟先生打电话来,要她们给钟太太设计衣服,陆敏很高兴。她们来到别墅,与之龄再次见了面。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8集

  陆敏告诉之龄她已经结婚并怀上了宝宝,这个消息让之龄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她又觉得这一切并不是真的。陆敏回到公司,接受不了之龄再次出现的事实,她用酒消除内心的痛苦,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怕失去邵凯。邵凯来了,安慰她不要胡思乱想。邵母又摔伤,邵凯连夜将母亲送到了医院。陆敏又回家跟父母商量,要接邵母过来住,陆母还是不同意,母女两吵了起来。陆父决定接邵母过来。之龄按名片的地址找到了陆敏,陆敏承认了结婚、孩子的事都是假的,但说有浩然这么好的男人爱她,就别再和她争邵凯了。之龄袒露了自己对邵凯的爱,但在陆敏面前,又觉得自己像个插入者,对不起陆敏。从陆敏那回来,之龄感到心里轻松了许多。浩然酒后想与之龄亲热,之龄回绝了。浩然终于忍耐不住了,和之龄大吵了起来。之龄忽然有些同情浩然。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9集

  陆敏追到工地找到邵凯,将之龄来上海告诉邵凯后,要邵凯承诺一辈子不见之龄,邵凯说服了陆敏,她表示爱邵凯的全部寄宿在陆敏家的邵母催促邵凯早点和陆敏成亲,邵凯向陆敏道别,陆敏埋怨他不关心自己的母亲邵凯刚到家里,陆敏的电话就追到家里,邵凯无奈地接听.钟母按家庭贵妇的一套教之龄怎样照顾体贴丈夫,之龄十分反感但又不能反抗,借钟母打牌之机和好友婷婷溜出,来到邵凯办公室,但邵凯已经离去。邵凯在陆敏的公司发现了之龄的别墅住处,邵凯来到别墅但没勇气进去。之龄向钟母提出去上海办一个观景工作室,钟母反对,浩然游说钟母统一之龄的想法。之龄借陪钟母游周庄下雨之际,独自避走,雨中与邵凯偶然相遇,互诉衷肠,之龄答应将婚纱还给陆敏,二人热谈之际被开车而过的浩然发现。之龄告诉婷婷她与邵凯和平分手。浩然回家令佣人搜之龄房间,发现一只小木盒,浩然痛苦的回想。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10集

  之龄离去,邵凯独自在外滩坐了-。为等邵凯回家的陆敏却在邵家门口蜷缩了-,陆敏等不到邵凯回家痛哭,邵凯回家,赵母告诉他陆敏在这等了他-,邵凯愕然。陆敏痛苦之际,卉卉赶来,劝陆敏不要打闹,要想办法将邵凯的心抢回来,陆敏不置可否。之龄在办公室找到浩然,浩然告诉她,自己能理解她所做任何事,并努力让之龄爱上他,之龄为之感动,愧疚拥抱浩然。之龄争取到自己开店的权利,和婷婷找店铺之际,浩然送给之龄一部豪华旅行车,让她工作之用。之龄倒觉得有些愧疚,但邵凯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之龄告诉邵凯,陆敏的婚纱已经寄到,邵凯深谢之龄大度。浩然为摸不透之龄的想法而痛苦,请婷婷帮他得到之龄的爱,婷婷勉强答应。之龄不见了小木盒,浩然问她是不是有事瞒着之龄推辞。婷婷告诉之龄浩然已在怀疑她,之龄不置可否。之龄将一笔婚纱订金转给陆敏,并让婷婷将寄来的婚纱送还给陆敏,陆敏、卉卉茫然。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11集

  陆敏拒收婚纱,婷婷告诉她是邵凯要回的,陆敏为邵凯又去找之龄而气恼地将婚纱剪碎,卉卉劝陆敏要大度还婚纱说明邵凯对你的话非常在意,应该谢谢人家才对。陆敏听从卉卉的劝告,主动约之龄来公司试婚纱。之龄不顾婷婷的劝阻,与陆敏在咖啡厅见面,之龄的大度使陆敏尴尬。邵凯赶来,陆敏故作大度。之龄把自己开工作室的事告诉邵凯后离去,邵凯明白陆敏的用意,气愤地决然而去。之龄回到上海,席间,之龄大谈国际生意经,浩然欣然附之。之龄起醋意。陆父告诉陆母邵凯在外面有女朋友,陆母生气。通过卉卉找到之龄的家与之龄母亲大闹一通,陆敏接到电话赶回家中问明情况,急切追妈。浩然向管家问了一些陆母上门吵闹的情况,找婷婷问原因。陆敏得知母亲打之龄的情况,痛苦的不知所措。之龄野外静静反思。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12集

  浩然面对小木盒,疑虑、痛苦。之美向他表示爱意,浩然惊讶。婉言相拒。婷婷来到周庄找邵凯,碰到卉卉了,婷婷一定要找到-之人讨个说法,否则……婷婷约出邵凯告诉他之龄挨打的事情,并说之龄不知去向,邵凯愕然。浩然质问之龄在外面爱上了什么人,拿出小木盒与之龄摊牌,并摔碎小木盒。之龄伤心地夺门而出。邵凯跟陆敏提出分一段时间冷静一下,陆敏意识到邵凯要跟她分手,痛苦的夺门而出。陆敏病倒,陆母劝她放弃邵凯,陆敏痛苦不决。陆敏在医院检查出自己长了卵巢癌,手术后生育困难。浩然将修复好的小木盒交给之龄,取得之龄的谅解。陆敏找到邵凯想告诉他自己的病情,邵凯有事,拒约。浩然告诉之美他和其姐感情有很大的升华,欣喜地约之美一块吃饭。在饭店里,邵凯和之龄又一次偶然相逢。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13集

  邵凯与之龄在餐厅相遇,被之美看见。之美有意揭穿她和邵凯的关系。之龄告诉她:他们只是朋友而已。陆敏到邵凯家看望邵母,俩人很贴心,邵母拿出邵家媳妇的传家宝镯子给陆敏戴上,陆-动地流泪了;可是她并没有讲与邵凯分手的事。邵凯告诉陆敏他见到了之龄,并告诉之龄他们分手的事。陆敏非常生气,两人争执起来。陆敏说她父母要回去了,希望他能去送一下,邵凯犹豫片刻同意了。陆母找到邵凯谈话,邵凯说出了他们要分手的事。陆母希望邵凯能离开陆敏。陆敏和邵凯去机场送陆父陆母。回来的路上邵凯因公司临时有事离开,陆敏不想让他走,而邵凯还不知道她下午要动手术。陆敏一个人哭泣,被-推进了手术室。此时婷婷闻讯赶来看望陆敏。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14集

  邵凯被阿宽栽赃,趁势欲拉他下水,他气愤地辞去了工作。他回到家,母亲告诉他卉卉来过了。邵凯独自在屋里收拾东西,他想带母亲出去走走。母亲知道邵凯的事,表示会永远支持儿子。之龄的景观工作室还原于上海,两个人忙得很开心。GERRY给他们带来了手提电脑。之美来到陆敏办公室,卉卉告诉她陆敏还在医院里。陆敏在医院给之美打电话表示愿意和她合作,约好了见面。之美熬了糖水讨好钟母,两个人聊得很投缘。之龄问之美到底要干什么,之美终于说出她想替代之龄与浩然结婚,之龄异常惊讶。之龄告诉浩然之美喜欢他,浩然不以为然。之龄看望陆敏,觉得是自己害了他们,很茫然。邵凯和母亲来到三峡,他一直讲着之龄。陆敏与之美见面,对陆敏产生好感。没想到陆敏病情发作被送往医院,诊断为癌症。之龄与婷婷接到订单,两个人到酒吧去庆祝,不想被坏人盯上。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15集

  之龄与婷婷被两个坏人逼到暗巷里,婷婷受伤,得到了-局的救助。钟母教训着之龄,浩然处处维护着之龄,之美却在中间挑拨之龄,使钟母更加恼火,不许她出去。浩然告诉之龄,等结了婚再谈工作的事,现在不许她见客户,之龄无奈。特意来接陆敏出院,陆敏并不感兴趣。她在公司碰到了邵凯,故意和做出亲热状,邵凯内心痛苦着。之龄求浩然答应她工作,浩然不肯,之龄很无奈。她拨通了邵凯的电话,两个人见面后互诉着心中的苦恼,同时不免也有些尴尬。邵凯之龄愉快地吃着面,邵凯告诉之龄时间不早该回去了,之龄不高兴。她不明白邵凯为什么要赶她走,邵凯无奈。之美见机就在浩然面前搬弄是非。浩然接到之龄的电话并前去接她,他高兴又担忧地抱住之龄,这一切都被邵凯看在眼里。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16集

  浩然带之龄来到他的办公室,他要跟她谈谈,指出她另有所爱;之龄说他只是朋友便黯然地离去。她一人来到工作室,婷婷指责她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可之龄却无动于衷,任凭婷婷絮着。浩然一人在办公室想到最近所发生的一切,心情沉闷,来到顶楼却和GERRY相遇,GERRY的一番话使浩然醒悟。浩然一身休闲亮丽有形,出现在之龄、婷婷面前,她们俩人都愣在那儿。之龄表示喜欢浩然现在的这个样子,很高兴地带她到她要去招标的那座官邸里,并告诉浩然她下周去招标;可浩然却要她先结婚以后再说。两个人话不投机,各自散去。陆敏忘我地工作着,GERRY又来看望她,带来惊喜并无微不至地关怀着她。之龄不顾钟母的反对,毅然决定去招标,浩然生气异常。之美给浩然出主意,浩然大悟。GERRY的狂热追求并么有打动陆敏的心。招标会上,之龄与邵凯相遇,得知俩人都是为招标而来。婷婷误以为是他们商量好的,生气而走。之龄无奈回到别墅,见屋里坐满了人,惊谅。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17集

  为了筹备婚礼,方姨、钟母来到别墅与之龄、浩然商量具体日程。之龄因目前手上有一个自己喜爱的林园工程设计工作,不想与浩然成婚,提出与其分手。浩然以为是由于卲凯的存在而使之龄不接受他的爱,之龄认定不是这个原因,只是不愿做钟家笼中之宠物,使他们陷入极度痛苦之中。在景观工作室,婷婷看见之龄与邵凯通电话便抢过话筒,敬告邵凯:只有你离开她,之龄才可能得到幸福。并极力说服之龄与浩然成婚。邵母带着自己煲的营养汤来看陆敏,但她并不知道陆敏患了绝症。之美在浩然心情急坏的情况下来到了他的身边,告诉他之龄为邵凯拿掉过小孩,浩然不相信,“要怎样她才会爱我?”之美趁机表示了对浩然的爱,要一辈子做他的情人。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18集

  邵凯偶然看见陆敏和GERRY有说有笑地走在一起,悲从中来,他请陆敏喝咖啡。几度欲言又止的陆敏终于忍不住地问邵凯:你跟我分手,如果华之龄真的嫁给别人,你会后悔吗?!浩然邀之龄去赴宴,钟父告诉之龄:钟家事情的处理模式,不可能因为任何人的加入或退出,而有所改变!之龄大为不悦。晚宴上,之美对浩然的暧昧表情,之龄毫无觉晓。浩然决定把服装公司的股权全部转给之美,以扯平与之美之间的关系。各怀心思的之龄和浩然在不和谐的心态下拍完了婚纱照,俩人不欢而散。之美告诉之龄,浩然要把他的服装公司股份全部过户给她,之龄相信浩然不会做错。在图书馆查完资料之后,邵凯送给之龄一条水晶项链并祝她幸福。办公大楼外,浩然送给邵凯一张婚礼喜帖,希望得到他的捧场与祝福。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19集

  在车内,之龄认为浩然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浩然借口有事中途下车。之龄疑他会去找邵凯,急给邵凯打电话,嘱咐他千万别与浩然争吵,邵凯让之龄放心。浩然找到兆基,许诺为其增资,要求兆基帮忙阻止邵凯与之龄接触。陆敏在工作中不时想起与邵凯一起创造的那段美好岁月,深深留恋着。卉卉告诉她:抛弃过去,才能迎接未来。在锺家别墅,婚礼现场的气派,五星级饭店都无与伦比。之美却在新房挑逗浩然,婷婷碰见大为不解。海滩边,邵凯感慨地对之龄说,如果自己有勇气的话,明天的美好日子或许会属于我和你,恰被简安窥见。华父为女儿的幸福深夜拄拐杖练习走路。之美穿上了姐姐的白婚纱,想和之龄妣美,被芳姨呵斥。浩然带车到饭店接之龄,之美趁机将自己新租公寓的门钥匙塞进浩然口袋。在婚礼现场,陆敏不忍心地看着邵凯被浩然的朋友奚落。之美对之龄大生妒意,“你得到的东西,我都得的到!”婚礼进行到高潮,之龄逃离现场,在新房内放声大哭。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20集

  新婚之夜的洞房内,之龄对浩然与之美在-的-耿耿于怀,又偏偏是她妹妹!俩人情绪激荡,之龄决定与浩然离婚。浩然情急之中开车外出,恍惚之中汽车撞到树上,额头擦伤。在套房里徘徊、睡不着的之美看到受伤的浩然进屋来献尽殷勤。又给姐姐打电话,制造恶作剧。周庄的早晨,闲坐在船上的邵凯脑中闪过电影般的许多画面时,电话-响了。电话的那一端,哭泣的之龄硬挤出笑声,诉说自己现在是一只飞进玻璃房中的蝴蝶,面对一片光明却无路可走。她告诉邵凯,事情会解决的。面对早餐,大家食不下咽,锺母强制之龄说出了昨晚吵闹的原因:浩然在之美房里,并道出了浩然与之美在-的-。浩然为了不伤害第二个女人,觉得没必要追究谁对谁错。之龄为两全,提出与浩然离婚,浩然娶之美。锺父决定:为防家丑外扬,年轻人的感情之事,由他们自己去处理。华父未看到女儿们的幸福,就撒手人寰。陆敏出乎异常地精心打扮一番走出了服装公司,原来是邵凯有求于她。陆敏对邵凯道出了许久未说出的话:我还爱你!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21集

  陆敏刚进家门,GERRY就送给她一枚示爱的钻戒。在众人护送华父的骨灰上飞机后,婷婷深深自责当初不该反对之龄和邵凯相好。回到华宅,之美对芳姨亮了亮手中的验孕盒,说是以此来帮助之灵。之龄借此说服浩然与她离婚以成全之美,浩然执意不肯。之美在电话中恭喜浩然要当爸爸了。仍然爱之龄的浩然觉得自己对不起她,没有权利再用一张纸来绑着之龄,决定约见律师。身带离婚证书的之龄在机场不顾一切地奔入邵开怀中,长久压抑的思念和爱,让他们又哭又笑,百味杂陈。邵凯发誓永远都不要再失去之龄了!之美希望自己和浩然的婚礼能照姐姐的模式办理,浩然则让秘书安排在教堂,之美恼羞成怒。卉卉发现陆敏的衣服越来越紧,腿部有点水肿劝她去医院检查一下。之龄和邵凯四脚合二,难难地沿着水边湿地一步一步地走着,企盼走到一百步,争取百年好合,永远不分开。幸福的俩人开心地嬉戏。深爱陆敏的GERRY力劝身体虚弱的她去医院做检查。医生建议她住院对肝水肿和已切除的卵巢肿瘤做进一步检查。相互依偎的之龄和邵凯说出了同一个心声:用最初的心作永远的事。病中的陆敏来电话请邵凯去医院看她,之龄信任地让她去探视。病床前,当得知邵凯又和之龄走到一起的消息时,陆敏掩饰地说“有情人终成眷属”。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22集

  陆敏经过细致地检查,没有新的情况,在她强烈请求下,走出了病房。GERRY以一种最经济、最浪漫的方式,自心型蜡烛间取出戒指向陆敏求爱。陆敏望着映着烛光、闪着光芒的戒指许久,要GERRY帮她戴上。她提出是否应该把手腕上的玉镯还给邵凯,令GERRY不快,面对这两样信物,她必须有所抉择。之美到公司要求浩然陪同去买戒指,浩然以业务忙为名,安排秘书陪办。之美到邵凯的木屋向之龄要浩然送给她的戒指,遭到婷婷的驳斥;但之龄不计恩怨欣然赠予。浩然发现之美炫耀的戒指竟是从之龄手上摘下来的,便喝令她还给之龄,俩人在吵闹声中怀有身孕的之美被绊倒在地,险些流产。陆敏电话约请邵凯次日一起进午餐;邵凯许久不见陆敏如约,GERRY急来告诉邵凯:她因恶性肿瘤复发又住医院了。邵凯怎么也不相信这会是真的!病床前,陆敏还给邵凯玉镯后,心情轻松了许多。芳姨自觉对不起之龄,劝她不要参加之美的婚礼。一座僻静而空荡的小教堂里,只有钟母和芳姨参加的之美与浩然的婚礼,在没有祝福、没有欢笑、悲伤的氛围中匆匆结束了。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23集

  之美参加盛大的行业聚会,表面上大家对她非常礼貌,但她无意中却听到有人议论她抢走-的丑闻,令她黯然神伤。之美的腹部逐渐隆起,她坚定了要和浩然在一起的决心。邵凯告诉之龄,陆敏已经患了癌症,之龄担心邵凯会回到陆敏那里,但邵凯告诉她,他心里爱的还是之龄。之龄找到陆敏,希望能和她成为朋友,给予她一些帮助。但陆敏拒绝了,因为在她看来,情敌之间是不可能有真正的友谊的。陆敏激动地向邵凯表示爱意,但邵凯无法忘记之龄,对她有意拒绝,陆敏受到-而昏倒。邵凯赶紧将她送回家细心服侍。但之前他已经和之龄相约一起购买戒指,他似乎心有顾虑的神情引起了陆敏的怀疑,陆敏故意示弱拖延时间。当邵凯赶到约会的地方,之龄已经走远。之美和钟母一起逛服装店,不料不知真相的店员竟议论起之美勾引-的事情,之美大动肝火。她得知陆敏将推出自己的服装品牌后非常生气,找到陆敏那里警告她,如果现在推出品牌将是违约行为,后果自负。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24集

  为了阻止陆敏创立自己的品牌,之美抢走了她的合作厂商,而且不肯解约,陆敏想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坚持不了多久,理想却渺茫无期,顿时病发住院。

  邵凯决定再帮陆敏一把,此举引起了之龄的不满。之龄偶然见到了刚从美国回来的浩然,她劝之龄能够体谅邵凯。陆敏经诊断需要动手术,之龄还是宽宏大量地决定帮助陆敏,她约到之美,希望她能放过陆敏,但无论怎样之龄都不肯答应。之龄不小心说出曾见过浩然的事,之美非常生气,回家对浩然发泄了一通怒火,浩然对这份感情产生了怀疑。之美酒后来到医院,对陆敏冷嘲热讽,说是陆敏要之龄向她求情的,气得陆敏泪流满面。之龄闻讯赶到,强行将之美架走。回家后,之龄告诉浩然,他应该对之美好一些,毕竟这是他的妻子,还有了他的骨肉。可是邵凯误以为是之龄叫之美到医院来-陆敏的,不通情理地让她走。之龄没有生气,找到之美再次问她能不能放过陆敏,之美说这不是不可能,除非之龄买下服装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获得公司的决策权。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25集

  之美告诫姐姐何必这么维护自己的情敌,之龄告诉她,很多事情不能以个人情感的角度出发,之美苦笑着盖了章。陆敏坚持要出院,之龄赶过来嘱咐她不要这么委屈自己,把身体养好恢复起来,是大家对她的希望。手术的检查已经出来,陆敏的情况不容乐观,之龄和邵凯决定保守这个秘密。晚上邵凯请之龄吃饭,两人分享着浪漫的气氛。但没过多久,邵凯就要离开,因为此时陆敏在医院里没有人照顾。之龄独自在饭店品尝着孤独。晚上下起了大雨,之龄耐不住寂寞给邵凯打电话,可邵凯为了照顾陆敏实在脱不开身。之龄默默放下电话,转身走进了雨里,脸上已经分不清雨和眼泪。她浑身湿透地回到木屋,邵凯也匆匆赶到,两人没有相互责怪,深情地拥抱在一起。Gerry一直暗恋着陆敏,他实在看不惯之美的霸道蛮横,坚决从之美那里辞职,反过来帮陆敏,他想在帮完忙后出国,不再沾染这些是非。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26集

  为了陆敏的事业,之龄全心全意为他设计发布会展台,令邵凯十分感动。婷婷在之龄面前挖苦邵凯不会挣钱,无法为心爱的人提供好的生活,邵凯在屋外无意中听到。事后之龄安慰他别往心里去。邵凯带之龄回家见母亲,希望母亲能喜欢她。但邵母无法忍受如同自己女儿一样的陆敏受到伤害,不禁冷淡了之龄。事后她单独约见之龄,告诉她陆敏的寿命只有三个月了,希望在陆敏在世的时候不要再-她,之龄陷入痛苦的境地。从医生那里,邵凯和之龄得知陆敏的病情真的不容乐观。陆母来到上海,对邵凯怀有深深的误解,甚至当众让他出丑。她为使女儿和邵凯真正在一起,竟在饮料中放下-,让邵凯喝过后睡在了陆敏的屋里。她又找到之龄故意挑拨离间,之龄不信,打过电话,在邵凯昏昏沉沉地接起后她才明白。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27集

  浩然无意中得知邵凯在陆敏的问题上让之龄十分痛苦,他气愤不已,赶到服装公司狠狠地打了邵凯几拳,但邵凯没有还手,坚持要照顾陆敏。之美对丈夫的行为也难以容忍,在她看来这是他对之龄的旧情难忘。陆敏的病越来越严重,邵凯决定搬到陆敏家住,细心陪护她。尽管因为之龄他犹豫了半天,但还是没有动摇决心。之龄非常痛心,但她坚持为陆敏设计装修着发布会展台。浩然买了两条门鱼送给之龄,两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交流,在温馨的环境、平和的心态中,曾有的误会逐渐消解。展会终于顺利召开,在众多媒体名人的参与下,陆敏幸福地和邵凯在一起。之龄远远地躲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她无法忍受和别人分享爱人的痛苦,决定第二天回-。之美在后台对发布会的细节工作不满意而大发-,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28集

  邵凯陪着陆敏回家,尽管他放心不下之龄,但一种责任感使他坚持留下来,陆敏很感动。清晨,她告诉邵凯别在自欺欺人了,去找之龄吧,人生很多机会不能重来。之龄已经收拾好行李,决定离开上海。邵凯找到她,之龄问愿不愿意和她一起走,邵凯无奈地摇头。此时之美因为摔跤造成胎儿出现异常,在医院抢救后不但胎儿无法保住,还因为大出血使之美生命危在旦夕。医院说必须有人来输血挽救,可血型只有之龄吻合,但她已在去机场的路上——邵凯刚黯然送走之龄,却突然得到医院的`消息,他在之龄等机的瞬间及时叫住,带她赶赴医院。之美得救了,之龄离开邵凯和上海的决心依然不改。陆敏的身体已经坚持不了多久,邵凯决定让她不再有最后的遗憾,于是他郑重地买好戒指向陆敏求婚。陆-动得热泪盈眶。神圣的教堂,婚礼在一片祝福声中进行。
 
偶然分集剧情介绍 第29集

  邵凯全心全意地和陆敏生活在一起,此时之龄却满怀失落地在国内的风景名胜游览。之龄回到-,此时却发现芳姨已经将房子变卖,迁居到外地去了。她只好找到婷婷寻求一点心理安慰,可是婷婷和男友甜蜜的生活又让她怅然若失。之美因为工作当中的事情大发脾气,浩然公正地指出她的错误。而钟母在生活中又总是严厉刻板,之美在这个家里备感困惑。对她打击更大的是医生告诉她,因受伤的缘故她很难再怀孕了。之龄回到上海,之美对姐姐的经历有些幸灾乐祸。之龄故地重游,在小木屋里和浩然不期而遇,经过一番变故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单纯起来。但之美事后却大为发火,因为脆弱的她误以为之龄会和浩然重归于好,她无比地嫉恨姐姐。之龄决定再次离开上海,和浩然见面告别,-而至的之美不知真相,当她看到两人拉手的情景后终于被怒火烧昏了头脑,开车向之龄撞过去。浩然为了救之龄倒在了血泊中。 浩然经过医院的紧急抢救脱离了危险,但无论之美如何道歉,钟母都不再原谅她,坚持让浩然痊愈后和之美离婚。之美无奈地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带着万般惆怅离开了上海。临别前留下一封忏悔信,告诉浩然她根本没有怀孕。浩然看过后百感交集。之龄试图在事故现场找回那串水晶项链,但找了很久却一无所获,她不禁大失所望。陆敏自知和邵凯相处的日子已经不多,她请求邵凯代她向之龄说声对不起,和邵凯回忆起两人曾经的欢声笑语,为爱的执着。她最终欣慰地倒在了邵凯的怀里,再也没有睁开双眼。陆敏静静地躺在花丛中,邵凯承载着巨大的痛苦,浩然、之龄,所有的人前来参加追悼会,从她身边悲痛地走过。浩然知道之龄真正爱的人还是邵凯,他有心成全两人。当邵凯再次回到小木屋时,浩然和之龄出现在他身后。当之龄和浩然开始深情地对话后,浩然选择了离开。邵凯向之龄伸出手,手中正是那串丢失的水晶项链,不用任何言语,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下一篇:郑元畅主演的剧 郑元畅演过的剧 下一篇 【方向键 ( → )下一篇】

上一篇:剧《娱乐没有圈》讲得什么内容,哪里可以在线观看下载- 上一篇 【方向键 ( ← )上一篇】

网站地图

首页

收藏

顶部